关于吴硕林工伤损害赔偿一案配置辅助器具假肢费用专项代理词

作者:陈其象律师 来源: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01日 点击数:

关于吴硕林工伤损害赔偿一案配置辅助器具假肢费用专项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

我受福建惠尔律师事务所指派,担任本案原告诉讼代理人。鉴于本案基本事实十分清楚,代理人就配置辅助器具假肢费用发表以下的专项代理意见,恳请法庭予以依法采纳。

一、本案性质是工伤保险待遇损失赔偿案件,而不是工伤保险待遇支付案件,应当依法适用损失赔偿的相关法律规定。

《工伤保险条例》第五章“工伤保险待遇”第30条规定,“工伤职工因日常生活或者就业需要,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安装假肢、矫形器、假眼、假牙和配置轮椅等辅助器具,所需费用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工伤保险条例》第七章“法律责任”第60条规定,“用人单位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的,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责令改正;未参加工伤保险期间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

《工伤保险条例》将依法参加工伤保险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费用规定在“工伤待遇”一章,将违法未参加工伤保险由用人单位支付的费用规定在“法律责任”一章,前者属于劳动者福利待遇范畴,后者属于用人单位赔偿责任范畴,应当分别适用不同的法律关系。被告作为企业用人单位违法不参加工伤保险,更不能以国家工伤保险基金单位自居,其造成原告配置辅助器具假肢保险待遇损失,应当依法一次性足额赔偿。

二、被告行为属于违反法定义务的行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民法通则》第106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民法通则》第112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违反合同的赔偿责任,应当相当于另一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

《合同法》第113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上述《民法通则》和《合同法》均明确规定违反法定义务、合同义务造成损失应当依法赔偿。被告违反劳动法律规定不参加工伤保险,违反了被告作为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同时也违反劳动合同约定义务,造成原告经济损失,应当依法赔偿原告经济损失。

三、辅助器具计算标准应当根据最高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6条规定,“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伤情有特殊需要的,可以参照辅助器具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辅助器具的更换周期和赔偿期限参照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

司法解释没有排除工伤保险待遇损失赔偿适用第26条规定。

四、分期赔付不符合现有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3条规定,“赔偿义务人请求以定期金方式给付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残疾辅助器具费的,应当提供相应的担保。人民法院可以根据赔偿义务人的给付能力和提供担保的情况,确定以定期金方式给付相关费用。但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已经发生的费用、死亡赔偿金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应当一次性给付”。

上述规定说明,即使是以定期金方式支付赔偿费用,也必须是存在给付能力不足的情形,并且必须提供担保。本案不存在这种情形。

同时,更换假肢另行起诉不符合我国法律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

《民法通则》第135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 168.人身损害赔偿的诉讼时效期间,伤害明显的,从受伤害之日起算;伤害当时未曾发现,后经检查确诊并能证明是由侵害引起的,从伤势确诊之日起算。

如果采取更换假肢再另行起诉的方式,将造成原告实际上丧失诉讼时效保护。

五、本案一次性支付有利于节约司法资源。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36、用人单位在工伤事故发生日前,已为劳动者投工伤保险的,伤残或死亡抚恤费由保险部门按国家有关规定支付;未为劳动者投工伤保险的,伤残或死亡抚恤费由企业一次性支付。

综上所述,由于被告违法不参加工伤保险,直接导致了原告遭遇工伤后无法享受国家工伤保险待遇,被告应当依法赔偿原告因此受到的经济损失配置假肢费用244379元整。

以上诉讼请求,恳请法庭予以依法采纳,以维护原告合法权益。

此致

福安市人民法院

代理人:陈其象律师(签字):

福建惠尔律师事务所

2010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