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例“零口供”罪犯被判死刑

作者: 来源: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24日 点击数:

“只要不开口,神仙难下手”。我国司法机关贯来将口供作为定案的主要甚至惟一的依据,因此,对于企图逃避法律制裁的被告人来说,保持沉默便成了他们对抗司法机关的惯用伎俩。2001年4月23日,四川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以刘小明为首的杀人、抢劫、强奸犯罪团伙的6名罪犯进行一审判决,6名罪犯分别被判处死刑或死缓。据悉,这是我国首例对犯重罪而被告人又拒不认罪即所谓“零口供”的重罪犯作出的最严

厉的判决。

①连环血案

1999年10月5日上午8时许,四川省中江县高店村少年何某发现村旁水沟里躺着一具男尸,死者是年已71岁的高店6村1组做牛生意的黄志芹。他颈部勒有一条红布条,身上被塑料绳捆绑并绑有两块沉尸用的石块。民警赶往离抛尸现场1华里的黄志芹家时,只见大门紧闭,屋内空无一人。

20分钟后,公安人员在黄家屋后的粪坑里发现了黄志芹妻子张重华 的尸体。法医鉴定:黄志芹系被人用红布条勒颈致其窒息死亡,张重华系被人卡颈窒息死亡,二人死亡时间均为10月3日晚9时许。初步分析认为,黄志芹生前从事贩牛生意,家中较富裕,因此入室抢劫杀人的可能性较大。

当侦察员们来到永安镇凉井村摸排时,村民刘小明提供了一条线索。刘小明称:10月3日晚11时许,他碰见黄志芹的大儿子和儿媳妇背着背兜慌慌张张从外面回来,背兜里装满了东西,还沾着血迹。侦察员们立即对黄某夫妇进行内查外调,却发现黄某夫妇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0月25日,距离此案现场20公里的中江县柏树乡又发现一具女尸。死者名叫张红梅,26岁,柏树乡10村10组人。10月23日张离家一直未归。两天后,在一草山里发现了被掩埋的张红梅的尸体。现场勘察和法医鉴定:张红梅系被人用红布条勒颈致其窒息死亡,死亡时间应在10月23日晚7时许。初步分析,张红梅系在回家途中被犯罪分子拦路抢劫后杀人灭口。

犯罪并没有停止。12月7日,在中江县高店乡3村8组与永安镇7村2组交界的一座名叫“野猪林”的山上,民警们发现了失踪一个多月的龙台中学初二女生宋光美被掩埋的尸体。现场勘察和法医鉴定:宋光美系被锐器刺伤胸部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死亡时间应是11月21日晚7时许,初步判断这是一起强奸杀人案。

12月8日,民警们在野猪林又发现了失踪3天的永安镇8村6组村妇宋翠芝和她年仅9岁的儿子李一峰的尸体。宋翠芝的颈部勒有一条红布条。现场勘察和法医鉴定:宋翠芝系被人用红布条勒颈致其窒息死亡。李一峰系被人卡颈窒息死亡,死亡时间为12月5日下午5时许。初步判断,宋翠芝其母子系被人拦路抢劫后杀人灭口。

②擒获疑凶

短短两个多月时间,4起恶性杀人案,6条无辜生命。此案影响极其恶劣,四川省公安厅遂将其列为挂牌案件侦破。

12月14日,民警发现4起案件的手段、方式和痕迹物证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应是同一犯罪集团所为。于是民警们对永安、柏树、高店40个行政村进行了“地毯式”拉网排查。12月20日,民警在高店3村排查时,发现该村一个叫袁宁忠的男子与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打得火热,特别是与永安镇凉井村2组的刘小明、刘钏兄弟关系密切。

刘氏兄弟曾有盗窃行为。12月4日,宋翠芝母子被害的前一天,有人看见刘小明、刘钏到过袁宁忠家,而袁宁忠家距野猪林现场不远。民警们回忆,10月3日黄志芹夫妇被害案发生后,刘小明还绘声绘色地提供过假信息。根据这些情况,指挥部果断决定抓捕刘小明、刘钏、袁宁忠。

12月21日,正在龙台镇一茶馆喝茶的刘小明被便衣刑警密捕。然而,当民警们抓捕刘钏、袁宁忠时,二人却突然失踪。同日,民警在柏树乡9村排查时,发现在9村6组租房暂住的柏树乡观井村的胡国荣非常可疑。此人37岁,嗜赌成性,与柏树乡宝石村3组的蒋维学关系密切,二人与社会上的劳释人员打得火热。

12月22日晚,警方抓捕了蒋维学。民警们从蒋维学嘴中得知胡国荣和刘钏在永安丝厂外的茶馆里打牌。半个小时后,化装成茶客的民警悄悄走进茶馆,茶馆里4名男子方城之战正酣,其中两人正是胡国荣、刘钏。

4起扑朔迷离的案件渐渐露出端倪。据蒋维学供述,“10?23”张红梅被杀案是胡国荣、刘钏和他所为,“12?5”宋翠芝母子被杀案是胡国荣、刘钏、刘小明、袁宁忠、陆龙户和他所为。

12月23日凌晨,刚潜回家中的袁宁忠、陆龙户被埋伏民警擒获。通过审讯,除蒋维学供认参与“10?23”、“12?5”两起杀人案外,其他人均拒不供述。

12月24日,从中江公安局机关各科室抽调的80名民警组成7个审讯组,由局领导挂帅对6名犯罪嫌疑人展开强劲攻势。刘钏、胡国荣、袁宁忠、蒋维学均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只有刘小明、陆龙户负隅顽抗,拒不供认。

2000年1月24日,6名犯罪嫌疑人被押往德阳市看守所关押,后期侦查工作的主战场也从中江移师德阳。

③疑凶翻供

2000年1月29日,刘小明、刘钏、胡国荣、蒋维学、袁宁忠、陆龙户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然而就在6名犯罪嫌疑人被执行逮捕的当天,刘钏突然翻供。2月3日和16日,胡国荣、袁宁忠也相继翻供,声称自己是被“冤枉”的。

面对突变的案情,德阳市公安局专案组紧急研究,认为刘钏、胡国荣、袁宁忠之所以突然翻供,是妄图以翻供抵赖来逃避法律的严厉制裁,保全性命。为此,专案组果断决定调整侦查策略,从注重收集犯罪嫌疑人的口供转移到千方百计搜集客观证据。

然而,由于犯罪分子作案手段异常狡猾,4个案发现场基本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痕迹物证,因此,搜集客观证据的工作与审讯犯罪嫌疑人一样艰难。

而在看守所里,3名翻供、2名拒不认罪的犯罪嫌疑人依然在作垂死挣扎,5人“喊冤”不止。如果不能从客观证据上取得突破,如何确定他们的罪行呢?

④铁证如山

侦查员们再次对4起案件的现场进行勘察,重新考虑原来不曾重视的微弱证据。专案人员将宋光美和宋翠芝的阴道分泌物送华西医科大学法医学技术鉴定中心作遗传基因鉴定。

接下来便是漫长而焦虑的等待。2000年3月29日,侦查的期限到了,鉴定结论依然没有作出,德阳市公安局决定报请德阳市人民检察院和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批准延长侦查期限3个月。

2000年4月19日,华西医科大学法医学技术鉴定中心作出了第一份鉴定结论:宋光美阴道分泌物中含有男性精子,精液成分与犯罪嫌疑人刘钏、刘小明、蒋维学的遗传标志一致。2000年4月25日,该中心作出了第二份鉴定结论:宋翠芝的阴道分泌物含有男性精子,精液成分与犯罪嫌疑人刘钏、刘小明遗传标记一致。高科技手段作出的鉴定结论铁证如山。

⑤公正判决

2001年4月23日,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一德阳建市以来的第一大案。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这些令人发指的罪恶。

1999年10月3日,刘小明提出去抢劫高店乡6村做牛生意的黄志芹夫妇。当晚,刘钏、胡国荣、蒋维学、陆龙户与刘小明一道从刘家出发,直奔黄志芹家。20时许,刘小明以借手电筒为名,骗黄志芹打开房门,4人冲进室内后,刘小明提出要向黄志芹借钱,黄称没钱。胡国荣听后骂道:“你今天晚上不给钱,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说完,便令刘小明、蒋维学、刘钏搜,黄志芹正欲伸手去拿扁担反抗,被胡国荣发现,胡一拳将黄志芹打翻在地,拿出随身携带的红布条缠在黄的颈部,将其活活勒死。黄志芹之妻张重华目睹惨状,张口欲呼救,刘钏拿起一湿毛巾,捂住张的鼻子和嘴,将其捂死。

1999年10月23日上午,胡国荣到柏树街赶场子,发现张红梅在一茶馆里打麻将,他想起两个月前自己与张红梅打麻将时曾输掉200多元,便邀刘钏、蒋维学在张红梅回家必经的柏树乡10村的机耕路上等候,令其退钱。下午6时许,张红梅回家,三人尾随张红梅行至一僻静处。胡上前提出借点钱用,遭到张的拒绝。胡就拿出随身携带的红布条套在张的颈上,张拼命挣扎,刘、蒋二人上前拳打脚踢,张大呼救命,胡恼羞成怒,用红布条将张红梅勒死,并掩尸灭迹。

1999年11月21日下午7时许,刘小明、刘钏、蒋维学、袁宁忠4人在高店乡4村与永安7村的交界的公路上游荡,见宋光美背着书包回家路过。兽性大发的刘小明说:“我们哪个先撵到那女的就先吻。”3人一听便与刘小明一道向宋光美追去。宋光美发现有人追自己,拼命奔逃,然而,在野猪林附近仍被跑在最前面的刘钏追上,刘钏抱着宋光美乱吻,后又把宋光美拉进野猪林,刘小明、刘钏、蒋维学先后将其轮奸。宋光美受辱后哭着说要告4人。刘小明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向宋的左胸连刺4刀,并埋尸灭迹。

1999年12月5日,刘小明、刘钏、蒋维学、胡国荣、袁宁忠、陆龙户6人见野猪林地形掩蔽便于作案,再次窜至野猪林,伺机抢劫过往行人。下午5时许,宋翠芝、李一峰母子回家路过此地,被6人拦住,刘小明、刘钏将宋翠芝轮奸后,母子二人被6人残忍杀害。

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数罪并罚判处刘小明、刘钏、蒋维学、胡国荣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陆龙户、袁宁忠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企图用“零口供”对抗司法机关的罪犯在大量铁证面前不得不低下头。

延伸阅读

    没有相关内容